加入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收藏本书 | 返回书页

345小说网 -> 都市小说 -> 变身灵山大师姐

正文 0893 腥气,食肉,师妹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345小说网无弹窗广告在线阅读全站小说,本站网址:www.345xs.com注册获取免费书架。


    

    夜。

    天上一片漆黑,所有的星空都被人收敛起来,天光墟的空气很压抑,却丝毫无法影响眼前的几个姑娘。

    篝火旺盛,有风过,些许火星被吹上半空,仿若萤火虫飞舞。

    火旁是一堆做菜的工具,大厨秦琴正在那边准备晚餐。

    既然是顺便散心,自然要吃的好住得好,所以秦琴做了很多的准备。

    咚咚咚的菜刀声在这夜中十分的明显,烛明香默默注视着秦琴做饭,乐正落庭则是在帮忙,只有陆绫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。

    从回来之后,一直就是这样,众人也没有询问。

    乐正落庭洗了土豆样的蔬菜,挥手便是银色剑气闪过,将其去皮,把蔬菜变成了艺术品。

    乐正落庭擦了擦手,忍不住小声询问秦琴:“师姐,她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秦琴握着刀的手依旧干净利索,她回道:“很正常,外面安静了。”

    “安静了?”乐正落庭不明白,是说那些魔物都死了吗?

    秦琴想了想,手上一顿,说道:“我也没想到阿绫这么果断,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乐正落庭心道这是说陆绫将那些魔族都杀了?

    她问:“那应该也不算什么?”

    秦琴看着她:“阿绫是第一次。”

    乐正落庭又问:“第一次又如何。”

    秦琴看着眼前的圆脸姑娘,有些惊讶的看着她:“你第一次动手驱魔是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乐正落庭想了想,说道:“三年前。”

    不只是驱魔,还顺带手杀了作恶的修士。

    秦琴问:“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感觉,真要说有些……兴奋。”

    “啧,怪不得你说蜀山人不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你口下留点情吧。”

    秦琴望着乐正落庭苦着的脸,忍俊不禁,说道:“好了好了,阿绫那边你也不用担心,过一会就没事了,一开始都会这样的,习惯就好。”

    秦琴擦了擦手,想起了远在灵山的人。

    相比沈归,她手上沾染的罪孽十分的稀少,因为她这一双手是用来救人的。

    但是不要忘了,她的师父、“母亲”是谁。

    沈沧海。

    这个从来不知道藏剑为何物的女人,手上的罪孽早晚是要继承到她的身上的。

    沈沧海杀的人,也许比杀的魔还要多,秦琴不可能没有压力,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沈归不也是如此吗。

    蜀山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生命,本来就是无比脆弱的东西,无论是人还是魔,阿绫会明白这一点。

    沈沧海,柳瑶,洛寒衣,哪个是干净的。

    秦琴一愣。

    是了,现在还要加一个东方师叔了。

    东方怜人在她心里也许一直是干净的。

    秦琴深呼吸,继续做饭,她是医者,她敬畏生命。

    医者,总是如此。

    其实握剑的人也是敬畏生命之人,只是方式不同。

    这天光墟之人,哪人手上是干净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绫收起那个标记了一百七十二的令牌。

    想着自己为什么会感觉不适。静静的坐在原地思考。

    她似乎可以嗅到那若有若无的腥气。

    低头,看着自己那晶莹如玉的手,想起了柳瑶,当年雪尘和她说过,那个身上有着兰花气息的师叔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神。

    陆绫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,生命在变得如此低贱了。

    只是随手一剑就……

    这是好事吗。

    陆绫不知道,她以前从没有想过这种事,也没有想过那样的场景是出自她的手。

    秦琴不了解的是,陆绫其实并不是那么敬畏生命。

    她只是觉得很不适。

    又说不出来哪里不适。

    这种不舒服在看到那个被侵蚀的人之前就有了。

    陆绫觉得刚刚见到的那些魔很眼熟。

    戾气。

    惹人怜惜的戾气。

    哦,原来是这样。

    和我很像。

    陆绫知道了那种戾气为什么眼熟了,因为她以前也是这样,只是没有这么严重。

    陆绫想了很久,脑海中蹦出的是“同类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不舒服的原因在这里吗……魔种是同类,人族也是,一加一便是大于了二。

    陆绫觉得有些冷,紧了紧衣裳。

    她忽的觉得之前地上那个被侵蚀的女人有些像自己,开始后悔自己刚刚用冰粉碎了一地的尸体,不然她也许会再回去看一眼。

    如若没有遇到师妹,她说不定也会变成那样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人随手杀掉了。

    陆绫抬头,没有看到洁白的月亮,只看到了一片漆黑,微微一怔之后地下头,露出自嘲的笑容。

    思考生命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在她的身上,倒是有些侮辱生命的纯洁了。

    有风吹过,陆绫蹙眉。

    她双手捂住口鼻,小心呼吸,面色微变。

    腥气。

    陆绫放下手,打开空间戒指,取出白云帆给她买的蜜饯,小小的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蜜糖入口,却一点都不甜,柔软的好像被七月七划开的血肉,在口中融化。

    陆绫还是咽了下去,脸色苍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看着那缺了一角、好像月亮形状的蜜饯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杀了就是杀了,有什么好在意的。

    她应该不是那种温柔的人,更不是圣母。

    陆绫又想到了那个让所有人都获得幸福的愿望,也许这个所有人不止指的是她自己,还有哪些单纯的魔气,以及被魔气感染的人。

    陆绫想着,唤醒了雪尘,轻轻抱着她,感受到了些许温度。

    雪尘睁开眼,蹭了蹭陆绫的手,安慰着自己的主人,轻轻舔着陆绫那握着剑的手指。

    “乖。”

    看到雪尘,陆绫终于是开心的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餐时间。

    秦琴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张大桌子,她做了很多的菜,什么都有。

    陆绫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烛明香依旧高冷。

    乐正落庭是蜀山人,哪里见过这样的手艺,不过早在做菜的时候就已经吃过一些,倒也不至于流口水。

    “开动吧。”秦琴说道。

    乐正落庭拿起了筷子,夹了一块切好的肉在汤料中涮了涮,放入口中,然后便发出了小兽一样的声音,一脸的幸福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就是灵山的姑娘吗。

    她看着秦琴的视线带上了小星星。

    秦师姐也喜欢陆绫,那以后……她应该可以经常吃到了,真是好。

    秦琴看着乐正落庭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这个姑娘还真是可爱。

    她很喜欢。

    秦琴走到陆绫身边,给她盛了饭,问道:“好些了?”

    陆绫点头。

    秦琴又问:“要吃吗?”

    不吃也可以。

    陆绫接过碗,用行动表明了她要吃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吃。

    秦琴点头。

    开始用晚食。

    在场的都是姑娘,加之除了乐正落庭之外每个人都有心事,所以十分的安静,基本上听不到什么声音。都是女孩子,所以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一直都有好好遵守。包括乐正落庭也是一样,尽管有好多想和秦琴这个大厨说的,却依旧克制着自己。

    陆绫捧着小碗,肩头趴着雪尘。

    她细嚼慢咽吃着米饭,看着桌子上的人,绕过了秦琴,看着吃的开心的乐正落庭,望着烛明香碗中的鲜嫩多汁的肉,收回了视线。

    陆绫夹了一块肉,那肉质绵软鲜嫩,有香气扑鼻。

    她经常吃秦师姐做的饭,香浓嫩滑、齿颊留香,绝对不会保留一份肉类的腥气和肥腻。

    想着,陆绫入口。

    轻轻咀嚼着。

    味道很……好。

    陆绫忍着恶心,胃里轻微翻滚着,吃了一口米饭,又加了一块清爽的蔷薇果,这才缓过来。

    其实素食中也有腥气,不过要轻微太多了。

    陆绫心道也许自己以后要做一个素食主义者了。

    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当啷。”

    陆绫的筷子落在了碗沿处,弹了一下自桌子滚到了草地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不小心。”秦琴起身,给陆绫换了一双筷子,然后担忧的看着她,说道:“阿绫,真的没事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放心,我刚走神了。”陆绫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秦琴转身。

    陆绫握着筷子,撘在碗上。

    她其实一点都不平静。

    她又想起了自己的师妹,原因也很明显。

    “真怪。”陆绫摇头,用餐。

    她真的是越来越像师妹了。

    陆绫似乎不喜欢吃肉,所以,接下来几天,她们用餐吃的都是素餐,没有人有怨言,倒不如说齐齐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多天后。

    众人都知道了,秦琴的确是一个好的导游,这些天来,她们游山玩水,见识了风光旖旎,浮岚暖翠,歌莺舞燕。

    危险中的风景总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包括陆绫在内,皆是浸情于山水,众人之间的联系也更加紧密,互相了解的多了几分。

    一处山谷前,秦琴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乐正落庭推着陆绫也停住,她问:“这又哪里?”

    言语中有期待。

    秦琴转头,望着烛明香和正在看书的陆绫,说道:“这一路山明水秀,也该乏了,休息几天吧,此处是我无意间发现的,之前和师姐来的时候也留下了几间房,对了,这谷内幽静,风景极好。”

    秦琴可没有忘记,陆绫是要学画画的,这里难道不是最好的地方?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乐正落庭看着陆绫,心意动。

    和阿绫一起生活,这不就像是隐居吗。

    梦想提前好几百年实现了?

    陆绫在看书。

    烛明香在看风景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没有意见,便是入了山谷,如秦琴所言,此处真是人间胜地,依山临水。

    虎斑霞绮,林籁泉韵。

    两处木屋前还有一处烟湖,水面如镜。

    众人去收拾房间,只有两间房,那自然是要好好打理,还要好好商量一下怎么住。

    陆绫一个人摇着轮椅到湖边,感受着拂面清风,深呼吸,面色好看了一些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很喜欢这一路的风景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时候歇息一会了,认真思考她想要做什么,这样看风景可不能变的更强……只不过,这里也不安静就是了,倒是可以一住。

    陆绫望着湖对面的青山,她很不喜欢那里的味道,肯定是有什么。

    而且,她刚才感觉到了一股不好的视线。

    对面有人在看她。

    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忙碌的秦琴等人,陆绫就确信了,秦师姐并不清楚山对岸的情况。

    比秦师姐要强?

    要去看看吗?

    陆绫想了想,还是算了,今天也没有心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屋内,烛明香擦拭着窗棂,望着那郁郁青山,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房间分的很科学,陆绫和秦琴一屋,烛明香和乐正落庭一屋。

    结果是除了秦琴,好像所有人都不满意。

    晚上,陆绫问秦琴:“师姐,我们现在到哪了?”

    秦琴坐在椅子上,说道:“这里还是在天光墟的边缘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有人吧。”陆绫问道。

    秦琴点点头,说道:“这里是最边缘,魔气稀少,魔种也没有多少,小宗门弟子会前往更深处,圣地弟子要适应魔气,而且天光墟那么大,应该不会有人,我们这一路不是也没有看到人。”

    陆绫点点头,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觉得也没有必要让秦师姐现在离开,至少如师姐所言,这里的风景的确很好。

    别的什么,她还真不怕。

    陆绫低头看着腿上的雪尘。

    雪尘冲着陆绫软软一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人居然就真的在这谷内住了下来,每天过着普通人的生活。

    早中晚一顿饭不差,晚上一起沐浴,清晨一起起床修炼,烛明香也开始教陆绫如何去画画。

    从简单的记录速写开始。

    这种平静的生活灵山人习惯了,所以最惊讶的依旧是乐正落庭,她哪里过过这种沾满了烟火气息的生活,所以……哪怕是劈柴,她也做的十分开心。

    一大早,乐正落庭深入了湖对面的青山。

    陆绫抱着画板,看着她的背影,认真的画着湖面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乐正落庭回来了,还带着一颗上好的木料,陆绫的画还没有画完。

    乐正落庭开心的说道:“里面的风景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秦琴无奈说道:“我让你拾柴,你砍树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都一样。”乐正落庭笑的很好看,一双杏眼弯成了月牙,她走到陆绫身边,说道:“阿绫,让我看看你画的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陆绫给她看。

    画上,笔墨横姿,画技略显稚嫩,但是底子很好,颜料出彩,一副初学者的山水映入乐正落庭眼底。

    “真好。”她赞叹道,然后说道:“不过……山怎么是红的。”

    陆绫看了一眼对面,说道:“山就是红的。”

    因为很腥。

    

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